另一辆车里,周老太太憋了很久的话,这会儿总算能嘀咕两声了,但翻来覆去,也就是那些聘礼有多贵多稀罕。

    叶德安最后听的烦了,低声喝斥道,“再贵跟你有关系?你是能去抢还是她能孝敬你?”

    周老太太闻言,却是没生气,反而眼睛发亮,跃跃欲试,“跟咱们咋没关系了?男方给聘礼,女方陪嫁妆,嫁妆的多少可不就是咱们说了算?蒋家给了那么多,咱们就是留下几件都一辈子吃喝不愁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算再没见识,也知道那箱子珠宝首饰有多值钱,更甭说,后来骆老爷子还科普了一下那些古董的价值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房产和股票,富可敌国啊!

    叶德安心脏不可抑制的颤动了下,不是惊吓,是兴奋,是的,他从那些箱子打开后,到现在,还没平静下来,那些东西给他的冲击实在太震撼了,他是真没想到蒋朕能舍得下这么大血本,要是他在叶家说了还算……

    “等晚上,跟老大两口子好好说道说道,咱们不克扣嫁妆,但嫁妆总也不好超过聘礼去,不然让蒋家的脸面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周老太太心神领会,喜不自胜的点头。

    有些地方,确实是这样的习俗,男方送的聘礼,女方一般不会全部陪送过去,嫁妆要略逊色于聘礼,不然就是压男方一头,于男方的脸上不好看。

    其他的车上,也都在讨论着聘礼的事儿,陆家这边,却是沉默以对,程雪晴的表情从上了车后就很是难看,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,她的儿子和女儿可都是刚刚订婚了的人,不管是给的聘礼也好,收到的聘礼也好,都远远逊色于今天所看到的,这对她来说,简直是难以承受的一种羞辱。

    尤其,之前,她还看不上骆嘉和,如今这么一比,无异于是被扇了一巴掌,那种火辣辣的疼,这辈子头回经历,怎么能不叫她难受?

    陆彦东也没什么话好说,不过他能猜到几分程雪晴的心思,见她实在过不了那一关,倒是安慰了几句,“想开点吧,那是蒋先生。”

    远不是他们陆家能比的。

    他不劝还好,一劝之下,程雪晴更是羞恼了,“蒋先生?别忘了咱家漫漫嫁的是谁,封家?难道少卿就比他差了?”

    就算封少卿的名声不如蒋朕,可封家却是能跟蒋家相提并论的,但显然,封家给的聘礼逊色多了。

    陆彦东闻言,意味不明的道,“还真差了不少,蒋先生对夭夭是真心喜爱,长眼的都能看出来,可封少卿呢?漫漫头脑简单,你别说,你也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程雪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蒋朕和叶桃夭的订婚是因为爱情,可封少卿和陆漫漫,更多的是家族联姻,不过是比一般的联姻要幸运一点,陆漫漫对封少卿有情,不是勉强自己,至于封少卿,他顶多是不讨厌陆漫漫罢了。

    陆漫漫看不透这点,以为封少卿对她这也好那也好,就以为是喜欢她的,但程雪晴眼睛多毒啊,封少卿有心没心,她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原本,她并不介意这个,可现在,她如鲠在喉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等下在景园,还有什么惊喜啊。”陆彦东又感叹了一句,还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,“年轻真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程雪晴听了,心情更糟糕了。

    叶桃夭也在问蒋朕,“等下,你不会还这么高调吧?”

    蒋朕摩挲着她柔若无骨的手,高深莫测的道,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叶桃夭嗔他一眼,“如果你再有什么幺蛾子,建议提前跟我爸妈说一声,好让他们有个准备,别想之前那样,可把他们给吓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也吓着了吗?”蒋朕问。

    “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时是什么感受?”蒋朕好奇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在想……”叶桃夭拉长了音,“你日子不过了?”

    蒋朕,“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正开车的韩长渊没绷住,短促的笑了声。

    叶桃夭看他表情哀怨,好笑的给他顺了顺毛,“好吧,其实我还跟感动来着,没想到,你会这么雍容大方。”

    蒋朕轻哼了声,总算勉强满意了,“我待你,什么时候小气过?我连自己都要贡献出去,是你一直拒绝接受。”

    叶桃夭无语的扯了下唇角,果断转移话题,“你怎么想着找了那位大佬当媒人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还算熟悉,而他的身份也够用,我就找他来了。”蒋朕语气很随意,显然,在他眼里,周向南地位再高,也就是他一个熟悉的长辈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他就答应了?”叶桃夭觉得不太能理解,“他那种位置上的人,给人家当媒人不是很合适吧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